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4cc.com 加入收藏夹!


               (七)偷窥
  我们在路上随便买了一些冰棍之后,就回到了家,而妈妈和婉玉早已做好了
一大桌饭等着我们回去。
  只是,她们还不知道的是,她们的儿子,未婚夫,也和她们一样,臣服在眼
前这个十多岁少年的雄伟巨根之下了。
  我照例喝完了眼前的这杯红酒,心中却是知道,已经臣服的我应该不会再被
下安眠药了,不过按照吴凡路上的命令和安排,我依旧要佯装困顿,早早回房休
息。
  夜里十一点半,我悄悄从床上起来,看了一眼空空如也,本该是我最爱的未
婚妻,宋婉玉的位置,心中不由一叹,随即乖乖地下床,保持着完全赤裸的状态
(我一般喜欢裸睡),悄无声息地推开房门,蹑手蹑脚走到妈妈的房间,看着眼
前未完全关紧的门,心中竟有着一种莫名的期待和一丝果然如此的放松。
  原来,在回来的路上,吴凡就已经跟我说过了,让我今晚十一点半,完全赤
裸地去妈妈的房间门口,他会在那留一条缝,不把门关紧,我可以在门外偷窥他
对妈妈和婉玉的调教,也可以打手枪,但是不许射精,不然清理痕迹总会造成响
动。
  我悄悄地将妈妈的房门推开一条缝隙,顿时屋里的一切一览无余了起来(妈
妈房间的设计让我就算开一条门缝也可以窥见全貌)。
  而此刻,这间房内,香艳的一幕正在上演。
  只见屋子的正中间,有一座由几本厚书垒起来的小高台,高台上,用胶布固
定着一个逼真的假阳具,这假阳具目测足足20cm长,直接直径最少也有5c
m,几乎和吴凡下体的巨龙一样大小了。
  而小高台的前方(从我的角度应该是小高台的左侧),是我心爱的未婚妻,
婉玉。
  此时的婉玉正处於深蹲前的准备姿势,双手抱头,挺胸,双腿前倾,而与一
般深蹲不同的是,此刻婉玉不仅不着片褛,胸前的两颗葡萄上,还各夹着一个冰
冷的金属乳夹,乳夹末端连接着一根金属铁链,被婉玉衔在嘴中,将铁链绷的紧
紧的,她不得不尽力双手抱头将胸部往前送,以免乳夹将自己的两颗乳头毫不留
情地拉伤。
  几秒钟之后,我的健身臀神未婚妻婉玉,便像平时正常深蹲那样蹲了下去,
那本就浑圆巨大的臀部此刻更显雄伟,再配上深蹲时婉玉大腿上紧绷的肌肉,以
及那成熟的脸庞,俨然一副赤裸的野性健身女神的画面,如果,没有下面那根粗
大的假鸡吧的话……
  只见婉玉毫不犹豫地向着高台蹲了下去,然后那根已经调整好角度的假阳具
便不偏不歧地莫入了婉玉性感的巨臀,而且似乎是下落的惯性有点大,婉玉的巨
臀完完全全吞下了这根巨物。我甚至可以看到,我的未婚妻此刻被假阳具顶得已
经翻起了白眼,嘴里不停地发出「嘶嘶」的声音,但是即使这么痛苦,她也不肯
吐下嘴中叼着的铁链,似乎要是吐了出来,就会有什么更恐怖的惩罚等待着她。
  大约停顿了几秒钟,她又慢慢站了起来,将自己的巨臀从假阳具上面挪开,
我似乎能看到,二者分开的时候,假鸡吧上还有些许晶莹的丝线和婉玉的骚穴连
接着,不肯分开。
  就这样一下接着一下,尽管被插得不停翻着白眼,婉玉还是不敢马虎,一板
一眼地完成着这淫靡深蹲。
  盯着未婚妻看了一会,我又将视线转向了床上,而此刻在床上躺着的两具白
花花的肉体,自然是我的妈妈林梦溪和我的大鸡吧「爸爸」吴凡了。
  此时二人的姿势是这样的:妈妈半躺在床上,上半身靠在床头,修长笔直的
双腿向两边打开,大概只有妈妈三分之一高的吴凡,坐在妈妈的两腿间,脑袋将
妈妈的两坨I罩杯当成了柔软的靠枕,他歪着头,一边欣赏着婉玉的淫靡健身表
演,一边用一只手拽着妈妈的左乳头不断吮吸,另一只手由於角度问题看不清,
但似乎是伸到了妈妈的骚穴处在不断抠挖。
  妈妈的两只手也没闲着不停挑逗吴凡稚嫩但却早已坚硬的乳头。
  「干得好,小骚逼,主人很满意,就这样高潮之后就来服侍主人吧,主人想
尝尝一龙二凤了。」
  吴凡淡淡地给婉玉下着命令。
  还在坚持做着深蹲的婉玉俏脸一红,喘着粗气,说道:「主人过奖了,贱奴
哪有资格做主人的凤凰,顶多就是路边的野鸡罢了,只给主人用的野鸡。」
  门外的我听着这番话,鸡鸡更硬了,虽然吴凡有令不让射精,但撸总还是可
以的,我就这样一边偷窥着屋内妈妈和未婚妻的淫乱表演,一边在门外默默手淫。
  「那如果主人让你们去做鸡,赚钱给主人花,你们愿意么?」
  吴凡似乎想要更进一步羞辱我最爱的两个女人。
  「主人,我们愿意,我们二人的身体是主人的所有物,主人想怎么使用都行,
能用自己的身体赚钱给主人花是我们婆媳二人的荣幸,只要主人不嫌弃我们婆媳
二人被别人用过之后的肮脏身体。」
  这次是妈妈的回答,她似乎像在和自己的儿媳妇争宠一样张口就来。
  「妈的这个小兔崽子,还想让我妈和婉玉去卖逼赚钱给他花?」
  虽然我心头那个恨啊,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怎么也停不下来。
  「哈哈放心,你们的身体主人还没玩够呢,等主人玩腻了你们再去卖逼给主
人吧,现在你们只要想着怎么取悦主人我就够了!但是,记住你们说的话哦」
  吴凡似乎话里有话。
  随后,他换了个姿势,双手伸向后方,而妈妈也像个荡妇一样主动把自己的
两颗爆乳放到了吴凡的手上供他玩弄。
  听着吴凡嚣张的笑声,我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时,在一旁辛苦做深蹲的婉玉忽然发出了「啊」的一声淫叫,吸引了我和
吴凡的视线,只见这妮子依旧保持着蹲下的状态,但是从她的双腿间却有水不断
喷出,撒了一地。
  原来是婉玉在这时突然高潮了。
  「很好,小骚逼,把你自己的痕迹清理干净,然后滚上床来服侍本少爷吧。」
  吴凡淡淡下令,随即便转头继续玩弄妈妈丰满成熟的肉体。
  只见婉玉只见婉玉抿着小嘴,秀眉微皱,强忍着双腿的颤抖将书和假阳具放
回原处,然后背对着我,像一只真正的母狗那样趴了下来。
  虽然由於角度原因我不能看见婉玉在做什么,但是可以想象得出来她一定是
在像小母狗一样用自己的香舌,一点一点地舔干净自己刚刚射出来的淫水。
  因为婉玉是背对着我趴下的,所以她的蜜桃巨臀可以说是正对着我的方向。
  我端详着她的翘臀,那足足有一百一十几臀围的大屁股,在她趴下后,彻彻
底底展现在了门外偷窥的我眼前,我甚至能看见她两瓣屁股肉之间那一张一张的
小菊穴以及刚刚高潮完,依旧往下滴着水的泥泞小穴。
  望着眼前未婚妻的性感大臀,我差点把持不住精关,只得狠下心来掐了自己
一把,才把射精的欲望忍住。
  好在很快婉玉就把自己的淫水舔了个精光,也让我避免了精关大开的窘境。
  舔完地上的淫水后,婉玉保持着跪趴的姿势,爬向吴凡床前,我看着骚妻的
臀部随着她的爬动不断泛起阵阵臀浪,下身又是一阵鸡动。
  「主人,贱奴来服侍您了,请问您想先从哪开始?」
  婉玉跪在床边,恭敬地问。
  「嗯……那就先从脚开始吧。」
  「好的主人。」
  说着,婉玉就像一个最下贱的妓女一般,爬上床,继续保持着跪姿,双手像
捧着什么稀世宝物一般捧着吴凡的双脚,伸出自己的香舌,灵巧地在他脚尖舔舐
起来。
  她极其细致地舔过脚尖,脚趾缝,脚底,脚背,最后舔上脚踝,甚至连最肮
脏的指甲缝也用自己的香舌帮他清理了一番。
  很难想象做着如此下贱服务的女人竟然会是另一个男人的未婚妻。
  「很好,果然是个千人骑万人感兴趣干的骚货,很会舔脚嘛,以前是不是经
常匍匐在别的男人脚边祈求着他们的大鸡吧啊?」
  吴凡突然扯住婉玉乳夹上的金属链子,婉玉虽然一脸痛苦但还是出声解释道,
「没,没有,贱奴在成为主人的专属玩具之前,就,就只给老公一个人干过。」
  「哦?是么,那你说,是主人的鸡吧干的你爽呢,还是你老公的鸡吧干的你
爽呢?」
  吴凡用脚挑起婉玉的下巴,继续羞辱她。
  「主人您的鸡吧干得贱奴最…最爽」
  婉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只能被迫看着吴凡的眼睛,回应着吴凡的羞辱。
  被自己未婚妻羞辱鸡吧太小,门外的我心里竟涌起一丝快感。
  「那,你还愿不愿意再用你老公的鸡吧了?」
  我似乎看见婉玉的脸上有过一丝犹豫,但转眼间又变成那副淫荡的肉便器表
情。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我在心里想着。
  「不,不了,老公的鸡吧和主人的不能比,他没资格进入贱奴的骚穴。贱奴
的骚穴是主人的专属性玩具,主人让谁进贱奴就张开腿给谁进。」
  婉玉说完这番话,眼睛直楞楞地盯着吴凡,看上去真的像是一个肉便器女奴
在等待着主人的发落。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王哥听到这番话会是什么表情呢,」
  说着,这死孩子还有意无意地朝着门口望了一眼,然后指了指婉玉的巨臀,
接着说道,「那我们就先玩那个吧。」
  「那个?」
  我心里一阵疑惑,不知道这小孩要对婉玉耍什么花样。
  「好的主人」
  婉玉没有一丝疑惑,看来早就知道『那个』的真正含义。
  随即,她转过身去,用自己的臀部对着吴凡,或者说对准吴凡挺立的巨龙,
然后伸手掰开了自己两瓣浑圆厚实的臀肉,像夹三明治一般把它夹了进去。
  夹紧后,婉玉便一上一下自己动起了她的巨臀。
  门外的我看的是目瞪口呆,婉玉竟然这么轻易就把我去年生日她才给我做过
一次的特殊「臀交」献给了眼前不过十几岁的少年。
  但是一想到我的未婚妻在用我都难得一见的姿势服侍着一个半大的小屁孩,
我的心里就升起了一股卑贱的屈辱快感。
  说实在的,我眼前的这一幕,要是换作别的男人,怕是早就精关大开,缴械
投降了吧:一个昏黄的房间里,一位少年赤裸地躺在一个身材修长丰满的巨乳美
熟妇身上,头枕着美熟妇足足有I罩杯的雪白巨乳,一只手把玩着熟妇的一颗紫
黑色葡萄,一只手在熟妇的小穴不断进进出出。
  他的身前,是另一位赤身裸体的少妇,这少妇一身小麦色的皮肤,适量的肌
肉让她充满着一种野性美,粗壮的大腿,足足110+臀围的巨臀,好似在诱惑
着男人犯罪。
  那成熟的脸庞显示着她是一位高傲的美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野性高傲的
性感美女,却是赤身裸体,将自己被无数网友追捧的,也是最性感的美臀,当作
飞机杯,在取悦眼前少年的肉棒。
  我实在忍不住了,挺着快要爆炸的肉棒,悄悄摸回了房间,在厕所里自己撸
了一发,看着满马桶壁的精液,颓废的我不禁长叹一声,有心回去睡觉但是心里
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我,让我不要错过对面房间那禁忌的好戏。
  最后,欲望占据了上风,我又悄悄摸了回去。
  继续从门缝向里偷窥,我发现这会小玉似乎已经帮吴凡的大鸡吧做完臀交了,
背对着我蹲着的小玉的巨臀上,线条结实的美背上,甚至乌黑的秀发上,都是白
色浑浊的精液。
  此时房间里,三具赤裸的肉体正交织在一起,妈妈跪在床上,以母狗般的姿
势撅着自己的臀部,迎接着身后个头大概只有自己三分之一高的少年雄伟肉棒的
鞭笞,她那I罩杯的巨乳,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然下垂着,似乎都能碰到床面。
  此时,这一对天赐的巨乳,随着妈妈的身体被身后她的小男人撞击得前后晃
动,而不停地来回摇摆,时不时碰撞在一起,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至於我成熟野性的未婚妻宋婉玉,则像一只被驯服的野猫一般,乖巧地跪在
二人中间,似在用心地舔着男孩和自己婆婆性器官交合的地方。
  她的一支玉手,还伸到吴凡的胯间,似乎在挑逗着他的后庭。
  随着妈妈一声高亢的淫叫混合着吴凡似野兽般的低吼声,二人的交合处突然
喷出一大股不明液体,在二人中间的小玉首当其沖,被喷了一脸。
  然而小玉还未来得及擦拭,就被吴凡拽了过去,按在了床上。
  身形比吴凡这种小鬼头高出不知道多少的小玉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乖巧地被
眼前的小男孩摆出一个M型,将本应属於我一个人的小穴,展示在别的男性眼前。
  由於吴凡个子太小,不能像成年人一样抓着小玉的脚踝将她的玉腿压向两边,
小玉还善解人意地自己抓着自己的脚踝,尽力分向两边,似乎想让小男孩一览她
的骚穴。
  虽然这小孩平时挺精明的,也尽力想要装出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但是只有
十几岁的他哪能抵挡一个野性成熟的少妇,张开双腿,臣服地露出女人最隐私的
部位这种诱惑?於是,他二话不说,挺着刚从妈妈小穴里拔出却完全没有疲软的
巨大肉棒,在妈妈爱液的润滑下,直挺挺地连根插进小玉的骚穴里。
  尽管已经被这根巨棒肏过不知道多少回,小玉还是「嘶」地吸了一口冷气,
整个人都向上弓起,仿佛依旧无法承受巨棒的大小。
  但是早已精虫上脑的小鬼丝毫没有一点对女士的怜香惜玉,幼小的身躯像是
打桩机一般一下一下撞击着我未婚妻的健美身躯,而小玉也被肏得直翻白眼,浪
叫连连,和跟我做爱时完全判若两人。
  这时,刚刚被吴凡的大鸡吧肏完,还在一旁抽搐的妈妈似乎缓了过来,一屁
股坐到了小玉脑袋上,骚穴刚好在婉玉嘴边,「骚货,给你老娘把逼舔干净了,
待会还要给主人用呢。」
  妈妈像SM女王一般霸气地给自己的儿媳下令,连呼吸的权利都掌握在妈妈
手里的婉玉只好点头,伸出香舌一下一下,像小猫喝水般忍着腥味,舔着婆婆骚
穴里男孩的精液和婆婆的爱液混合而成的不明液体。
  「深点,再深点,啊,对,舌头探进老娘小穴了,啊」
  妈妈淫语连连,随着婉玉舌头的舔动,自己抓着自己木瓜大的奶子,开始自
娱自乐起来。
  插了好一会功夫,吴凡突然将婉玉性感粗壮的大腿使劲向下压去,整个人都
趴到了婉玉的身上,而婉玉,因为小嘴还在舔着婆婆的淫穴,无法发声,只能看
见她露出在妈妈屁股底下的半张小脸陡然憋的通红,身体也开始不停颤抖起来。
  随着吴凡退出小玉的身体,我看见小玉骚穴内喷涌而出大量粘稠的精液,咕
嘟咕嘟地往外冒,但是这还没完,婉玉头顶的妈妈又是一声淫叫:「啊…好爽!」,
小穴里,婉玉还未舔干净的浓稠精液,伴随着大量透明的爱液,又一次喷涌而出,
溅了小玉一嘴,一身,小玉也被呛得一阵咳嗽。
  「卧槽,老妈这是跟小玉有仇啊,玩的这么狠?」
  我一边握着自己又硬又烫的鸡吧不停撸动,一边在心里不住地想着。
  忽然,我的余光瞥见了吴凡似乎指了指我的方向,我一惊,但是看到像两滩
烂泥趴在床上的妈妈和婉玉,随即反应过来,这是让我撤离现场,我又向房里依
依不舍地张望了两眼,带着自己已经在发射边缘的肉棒悄悄回了房间。
  正当我想去厕所再射一发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时,忽然听见走廊传来脚步声,
还越来越近,我顾不得多少,迅速上了床,拉上一条毯子,装成熟睡的模样。
  就在我刚刚完成这一动作的瞬间,卧室的门就悄悄地被打开了,悲催的是这
时的我忽然发现由於弄得太急,我那根依旧挺立的肉棒还晾在外面。
  我微微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发现是婉玉回来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郁到
呛人的淫靡腥味。
  她爬到我身边,想要躺下,但是似乎发现了我露在外面的肉棒,迟疑了一下,
慢慢退到了床尾,温柔地抚摸了两下本来就胀痛难忍的肉棒,我脸红地感觉到,
似乎就被摸了这两下,我的马眼就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婉玉似乎没有发现,轻
轻喊住了我的肉棒,缓缓做起了口交。
  我能感觉到,婉玉这次的口交明显和刚刚在妈妈房间里的风格有很大的差别。
  虽然我没亲身参与,但是能感觉得出来,在妈妈房里,婉玉无论是性爱,还
是口交,甚至是臀交,可以说她整个人都是狂野的,好像是为了性欲而做爱(或
者说为了做爱而做爱),而现在帮我的口交,却是温柔的,缓缓的,似乎像是春
风吹拂着我的肉棒。
  在这不一样的刺激之下,我很快就射了出来,全部精液都射进了婉玉嘴里。
  虽然我由於视角原因无法看到婉玉现在的动作,但是那「咕嘟」一声,却很
明显地表示婉玉一滴不剩地全部咽了下去,除此之外,我似乎还听到了一声小小
的,宛若蚊鸣的话:「老公,对不起」……
               (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