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


今夜,美少女魔术师柳无媛的演出是在户外进行的。
  浑身都包裹在厚重羽绒服、防寒服之下的观众们冒着低过零下三十度的严寒,
来到了这片已经被完全冻结起来的冰湖之上。数盏临时安装的照明灯将光线集起
来,制造出了一片明亮的演出舞台。
  迷人的魔术师柳无媛就站在灯光中央。
  她柔顺的长发反射着闪亮的光芒,精致的脸庞上带着乖巧的微笑,玲珑妩媚
的娇躯包裹在一袭和她艳丽的淡紫色眼眸同样色彩的貂皮大衣之下,寒风轻轻拂
动了大衣的貂毛带起了阵阵涟漪。一双包裹在黑色薄丝之中的小腿,从大衣的下
摆伸出,穿着一双优雅高贵的黑色高跟鞋站在冰面之上。
  " 大家好,我是柳无媛。" 少女因为严寒的温度而显得尤为苍白的手指从大
衣毛茸茸的袖口探出,握住了话筒," 今天我将在这里为大家送上一场水下逃脱
的表演。" 一边这样说着的时候,柳无媛脚下的高跟鞋鞋尖轻轻敲打了一下被踩
踏的冰层," 也许会有观众觉得,水下逃脱不过是一出已经被很多魔术师表演过,
再也没有什么新意和趣味的节目。但是我可以保证,今天的演出绝对会比过去任
何一个魔术师的演出都更为惊险而疯狂。因为,我接下来要进行逃脱的地点,就
在我们脚下的冰湖之中。" 当少女介绍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助手拿起一个工地
上经常会使用的铁锤走到了灯光照射的舞台之中。然后这个强壮的助手就用力挥
起铁锤,在大喝一声之后,将锤子砸在了坚实的冰面上。一声并不怎么响亮的沉
闷声响从铁锤下发出来,当这个助手把铁锤拖开时,在厚实的冰面上仅仅出现了
一个并不算大的白点而已。
  "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这片湖泊的中心区域,水深已经超过了五十米,而冰
层厚度也都在七十公分以上。我的助手接下来会在这片冰层上使用电锯,切割出
一个狭小的洞口。我将会在被严密捆绑拘束之后,从这个洞口中被沉到冰冷黑暗
的湖水之下。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我,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救援我,在寒冷和黑暗
的窒息环境中,我必须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逃脱出来!而且,如果我在冰层下
迷路,无法找到被切开的洞口,又或者是洞口重新冻结起来的话,我即便挣脱了
束缚,也同样只有被活活淹死在漆黑的水下。" 慢慢走到了冰层上那个被铁锤砸
出的白点边,柳无媛的小脸因为低温而显得毫无血色,而在讲述自己将要面对的
危险时,她的声音似乎也在随着她那已经有些发紫的嘴唇而一起颤抖着," 当然,
因为今天表演的危险性,为了避免我在水中因为低温而陷入昏厥,在拘束中也会
准备一些能够带给我更多刺激,振奋我精神的小道具。现在,就请各位观众检查
一下今天表演时,我会使用的手铐、锁链以及挂锁吧。" 当柳无媛进行说明的时
候,她的助手们除了带着那种通常用于森林中砍伐巨木的重型电锯开始切割冰层
之外,也用一个托盘摆上接下来将会全部施加在少女身上的各种冷酷道具,走到
了观众之中,请观众们亲手触摸检查这些道具的真实性。
  刚刚购买还没有开封的挂锁,坚固的崭新锁链,以及由警方提供的制式手铐。
  对于任何一个逃脱魔术师而言,这都应该是相当熟悉的东西了。
  但是今天柳无媛要接受的捆绑禁锢,可比普通的逃脱魔术要来得刺激多了。
因为在助手们请观众检查的道具中,还有其他显然更加刺激的东西存在。比如恐
怖梨造型的金属扩张器,甚至于还有那种看似普通的金属小球,可在启动开关后
这个小球表面就会有电流释放出来的小型电击器。
  就在灯光的照射之下,柳无媛已经用她微微颤抖的声音开始说明起接下来捆
绑自己的方法了:" 各位可以看到,我的双手会被手铐铐到身后。然后锁链会缠
绕到我的身体上,让我的身体无法自由活动。而那个扩张器接下来会把我的身体,
啊~ 我的……淫荡的小穴完全撑开,然后电击器会在启动之后被塞到我的子宫当
中。之后,会用切割冰层时产生的冰块把我的小穴完全堵塞起来……不只是我的
小穴而已,还有我的菊穴也会在被塞进电击器之后用冰块填满。之后我的双腿才
会被锁链并在一起捆绑住。六枚挂锁会被锁在这些链子上面,而且这些挂锁会立
刻浇水,让锁眼被冻结起来。为了让我不至于在水下浪费太多时间,我的嘴巴会
被扩张器打开,在吞进一颗电击器之后,同样被冰块填满。这样我,就无法坚持
屏息太长时间,必须尽快逃脱出来,避免切割开的冰洞重新冻结起来。除了身体
被捆绑之外,我还会被关进一个笼子里面,进一步增加表演的难度。" 就在进行
说明的时候,少女不仅是声音在颤抖而已,甚至连身体都颤抖起来了,可是她本
来因为寒冷而苍白的脸颊却由于亢奋起来的心情,而漾起了薄薄的一层红晕,"
为了保证演出的真实性,在检查过道具之后,就要请几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代表大
家,亲自来完成对我的捆绑。" 说出这种已经煽动起观众们情绪的话语之后,柳
无媛就优雅地解开了大衣的纽扣,将这件奢华温暖的貂皮大衣从自己光滑细腻的
娇躯褪下。在大衣之下,柳无媛的身体完全赤裸,在灯光的照耀下,那白嫩的肌
肤就好像是用玉石雕琢而成一般,有着晶莹剔透的质感。
  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让少女的身体在失去了那件大衣的遮蔽之后几乎立刻
就本能地颤抖起来。柔软丰满的乳峰在柳无媛的胸前轻轻摇晃着,矗立在这对饱
满乳球顶端的两颗娇嫩乳头却好像熟透的野莓一样,鲜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了。
因为寒冷的关系,少女的呼吸也变得短暂而急促,这样急促的呼吸不仅仅是让她
的胸脯摇晃抖动起来,也让她纤瘦的小腹在一阵阵地抽搐。乳房两侧的肋骨轮廓
在身体因为寒冷而抽搐时,也都清晰可辨,让美丽的魔术师显得楚楚可怜。
  残留在柳无媛身上的衣物,此时也就只剩下了双腿上的黑色丝袜和脚下的高
跟鞋而已。
  但是在脱掉大衣之后,柳无媛就将自己被裹在那层比纸还薄的丝袜中的脚趾
轻轻抬起,她一双玉足从高跟鞋中抽出,然后直接踩在了寒冷坚固的冰面上。在
离开了还算勉强可以隔绝一点低温的高跟鞋之后,刺骨的寒冷就像是针一样直接
刺在了少女的脚底。让柳无媛的玉足落上冰面的瞬间,她的身体就像因为恐惧而
迟疑了一样,稍微僵硬了一下,但随即她的脚掌就落了下去。和寒冷的空气不同,
那凝固的冰面立刻用锐利的寒意让少女的身体猛地抽搐一下,浑身的肌肤都紧绷
起来。
  " 啊~ 哈……啊~ 啊~ !" 感受到这样严酷的低温,柳无媛不禁从已经剧烈
颤抖的嘴唇间发出了呻吟,连眼泪都流了下来。可是她却并没有蜷缩起身体,让
自己抱成一团来对抗这样的寒冷。虽然浑身都在颤栗着,紧紧并拢起来,连脚尖
都蜷起的双腿似乎随时都会失去平衡一样地摇晃着。但是柳无媛依然在这样寒冷
的冰面上站直了身体。让观众们可以看到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在明亮的灯光
照射下,她那丰满的乳球,纤细的腰身,还有两腿间就好像她的嘴唇一样同样颤
抖着的丰腴阴唇,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 啊~ 现在……现在……就请啊~ 啊……呼……大家将我的身体,捆绑,捆
绑起来吧。" 勉强自己露出笑容的柳无媛用颤抖的声音,艰难地对观众们这样说
道," 请你们,千万,啊~ 千万,不要放水哟~ 啊~"当她的话音落下时,三个已
经通过票根被挑选出来的幸运观众就已经在助手的引导下,走向了被灯光照射的
冰面中央。这三个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脸上,都已经露出了充满期待的
兴奋表情。而只要看到他们这样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即便没有柳无媛的提醒,在
捆绑这个美丽少女的时候,他们也绝对不可能有丝毫的手软。
  这些观众站到少女的身边之后,并没有马上开始捆绑,而是立刻迫不及待地
开始抚摸起柳无媛洁白如玉的身体。为了可以过瘾的关系,这三位观众甚至连手
套都已经脱掉了,温暖的手掌在触摸到少女已经被冻得冰冷的娇躯上时,大概是
感受到了来自观众手掌的体温,柳无媛的神情也在这一瞬间变得轻松了一些,长
长地喘了一口气。
  " 啊~ 我的身体,也请大家随意检查吧~ 我……啊~ 并没有将任何道具藏在
身上~"柳无媛微微闭起了眼睛,在观众们开始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时,她就抬了手
臂将自己的双手张开,她的身体就这样完全落到了这三位观众的摆弄之中。从手
指到手臂,还有那敏感的腋下,男人们的手指就好像在抚摸着艺术品一样游走在
柳无媛的身体上。她那对丰满的乳球被男人从身后伸出的双手捧起,粗糙温暖的
手指陷入到了她柔软寒冷的乳肉当中,在野蛮地揉弄下柳无媛的乳球被捏成各种
形状,两颗娇嫩坚挺的充血乳头也同样落入了观众们的手指间被搓揉拉扯着,就
好像真的要把这对小葡萄从少女的胸前摘下一样。
  " 呀啊~ 啊~"可是从少女口中发出的呻吟,却听不出任何痛苦的感觉,因为
在被这样撩拨的时候,柳无媛身体中仅剩的温度也都被激发出来了,这让她本来
已经冻得发白的肌肤都泛起一丝病态的绯红,亢奋的性欲甚至让少女感到一种重
新变得温暖起来的错觉," 不要停啊~ 好舒服……" 可是她那恍惚的呻吟马上就
变得含糊起来。
  因为观众的手指已经伸到了柳无媛的口中,一边搅动她湿润灵巧的香舌,一
边探向少女的喉咙深处。而与此同时,这些观众的手掌也同样在柳无媛纤细的腰
身和挺翘的屁股上游走着,在让少女寒冷的身体感受到一点点微弱温暖的同时,
也在带给她身体以强烈的刺激。这些观众抬起了柳无媛的大腿,让她那本来就在
轻微的颤抖间完全翕开的肉唇完全暴露出来,在两瓣厚实柔软的阴唇之下,粉红
色的粘稠花穴间一些液体反射着明亮的灯光。而在这个时候,柳无媛原本因为身
体紧绷起来而闭紧地臀缝,也被这些观众直接掰开,隐藏其中的小巧雏菊也像她
的肉穴一样绽露出来。还没有经过任何润滑,观众的手指就直接侵入了这两个肉
穴之中,以检查为名义粗暴地侵犯到了柳无媛的身体内侧。
  " 呀啊~ !" 这一下,不仅仅是呻吟而已,从柳无媛同样被玩弄的口中直接
发出了颤抖着的叫喊声。冰冷的气温,还有男人温暖的指掌,面临考验的紧张情
绪,还有沉溺快感的燥热欲望,这个时候都交织起来,让柳无媛都忍不住都要哀
求这几个男人就这样直接开始奸淫自己了。
  不过其他没有办法直接玩弄柳无媛身体的观众,这时都已经嫉妒的开始起哄
了。
  无论如何表演都要继续下去,只要柳无媛能够活着完成今天的表演,那么在
场的观众都是有机会温暖她冰冷肉体的。所以在听其他观众的嘘声和起哄之后,
这三个幸运观众还是不得不停止对少女身体的" 检查" ,开始禁锢起这具性感妩
媚的躯体。
  首先是最简单的手铐。柳无媛的双手顺从地任由这几位观众牵到了身后,然
后冰冷的金属手铐铐在了她的手腕上,和人类的手掌不同,金属的触觉可要寒冷
得多,少女的手指这时都已经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然后第一条锁链被缠上了少
女的脖子,在交错缠绕住柳无媛纤细的颈项之后,第一个挂锁被锁在了女孩的脖
子上,就像是颈饰一样正好停留在她的喉咙中央。而这条锁链不仅仅是用来缠绕
柳无媛的脖颈而已,接着锁链又缠绕住了女孩纤细的手臂,冰冷的链条勒进了柳
无媛重新冷却下来的肌肤中,很快就已经勒出了淤血的青紫痕迹,然后这条锁链
就缠绕到了禁锢住柳无媛手腕的手铐中间,并且用第二枚挂锁固定起来。最后已
经捆绑住魔术师脖子和手臂的这条锁链,重新从少女的身后拉向了她的腰间,将
让柳无媛的手臂紧紧贴住自己光洁后背的同时,也勒紧了她的腰肢。柳无媛的腰
身几乎被勒紧到了极致,然后反复纠缠住她纤腰的锁链才她的肚脐下方被挂上第
三枚挂锁。
  在用三枚挂锁固定起来以后,柳无媛的上身就已经被捆绑起来了,至少她的
双手已经没有什么自由获得的余地了,而被勒紧到极限的腰身让她的呼吸也变得
尤为艰难。不过对于少女魔术师的禁锢,最残酷的部分这个时候才正式开始。
  两个观众一起架起柳无媛的大腿,将她的身体抬了起来。
  几颗乒乓球大小的球形电击器已经被启动了开关,被一个在助手们的指示下
已经戴起了厚重橡胶手套的观众拿了起来。这些电击器被放在这个观众手心的时
候,彼此间甚至还发出了蓝色的电弧火花。而看着这些刺激的小道具,身体还在
颤抖着的少女魔术师下意识地咬紧了牙关,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这些东西首要是要被塞到少女的后庭之中。
  光滑的金属小球甚至还没有进入柳无媛脆弱娇嫩的肠壁之中,仅仅是触碰到
了那一圈雏菊花瓣一样的褶皱时,电流就已经让少女的身体猛地弹动一下,然后
发出了凄楚的喊叫声。
  " 呀啊!啊!" 在发出叫声的时候,柳无媛的身体本能地挣扎起来,可是由
于另外两位观众的压制,再加上锁链和手铐已经禁锢住了她的双手,在这种情况
之下的少女根本不可能挣脱出来," 等一下呀~ 啊!慢一点……呀啊!啊啊!啊
——!" 她的叫喊和反抗毫无意义,电击小球就这样一边释放出微弱的电流,带
给少女的身体强烈的刺激,一边将那紧密的褶皱撑开,慢慢被顶进了柳无媛柔软
的肠穴之中。当冰冷的金属小球完全被吞没到柳无媛的后庭中的时候,少女魔术
师的呻吟和叫喊都停止了,从身体中释放出的电流刺激让她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一股晶莹的淫蜜混着因为电流而导致失禁的尿液,一起从柳无媛的股间喷涌出来。
  " 呼……呼啊……啊……" 高潮带来的窒息感散去后,急促的喘息声从少女
的口中发出,在柳无媛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复杂表情,那双
散发出迷人美丽的紫色眼眸都恍惚着失去了焦点。不过这个时候的柳无媛可没有
什么休息的时间,因为还没有等她肉穴间滴落的水珠落尽,那个观众就已经把更
多的电击小球对着少女的后庭塞了过去。
  足足有六个电击小球被塞到柳无媛的肠道之中,当最后一个小球被硬挤到柳
无媛的肚子里面以后,少女魔术师的双眼都已经翻白了。眼泪和唾液都已经流出
来,浑身都在颤抖,而那双美丽的大腿更是在不停的抽搐着。但是残忍的蹂躏还
在继续进行,因为柳无媛身上等待被填充的肉穴可足足有三个呢!
  恐怖梨造型的扩张器被观众插到了她的小穴之中,由于来自后庭的电击刺激,
在这个扩张器侵入到已经完全湿润的小穴时,柳无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
是当这个粗暴的扩张器在柳无媛的身体中慢慢张开,将她狭窄紧密的蜜肉撕扯开
的时候,原本似乎都已经丧失意识的少女慢慢再次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 啊……呼啊……啊!要裂掉了……呀……停……停一下啊~ 啊~ !不行了
……呀啊!要坏掉了……呀啊啊~ 坏掉了……好大~ 裂开了啊啊~ 啊啊!" 在呻
吟和叫喊中,少女从几乎昏厥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可是身体被残忍破坏的刺激
却让她很快就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原本虚弱的身体再次被榨取住了一点活力,
开始奋力地挣扎起来,甚至连捆绑少女身体的锁链都在挣扎中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这个时候,这三位观众在助手示意可以在粗暴一些的情况下,干脆直接把柳无媛
的身体放在了寒冷的冰面上,两个观众直接抬脚踩住了魔术师的肩膀防止她的挣
扎,然后分别扯起她的一条腿,让柳无媛不得不张开仰天张开自己的双腿,让自
己已经被渐渐扩张开的肉穴向是一个鲜红的酒杯一样呈现在观众们的眼前。
  就在柳无媛的蜜穴边缘,已经完全被撕扯开的嫩肉已经渗出了鲜血,刺眼的
红色血珠就从少女的两腿之间滑落,在她洁白如雪的身躯上留下了凄美动人的血
红痕迹。当柳无媛的呻吟和叫喊声都变得有些嘶哑的时候,恐怖梨已经将她的小
穴扩张到了极限。
  又一把电击小球被观众拿起来,接着就直接塞到了少女已经扩张开的小穴中,
顺着扩张器一直落到柳无媛滑润柔软的子宫口。而当观众用助手递来的冰棍继续
杵动电击小球以后,这些刺激的道具更是在柳无媛一阵接一阵的高潮中,被塞到
了她的子宫当中。就好像有人把整个子宫连同肉穴都从自己的身体中活生生撕扯
下来一样,毁灭性的快感在柳无媛的身体中爆发出来,即便是微弱的电流也在烧
灼她脆弱敏感的神经,再把这种刺激贯穿到少女的脑中,完全转换成让人意识涣
散的脑内麻药。
  " 呜!呜!呼!" 抽搐一样的短促呼吸之后,柳无媛再次在快感的作用下失
去了意识。突然紧绷倒似乎都反弓起来的身体,也瞬间松弛下来,虽然股间还在
流淌着汹涌的淫水和尿液,但是仅仅只是反射性痉挛着的柳无媛似乎已经变成了
一具毫无自我的肉玩偶。
  但是这种情况倒是让继续着禁锢任务的观众们轻松了一些。
  当他们用一块拳头大的冰块堵塞住少女的后庭,再把大量的冰块填满女孩鲜
红湿润的肉穴时,除了几次轻微的颤抖之外,柳无媛就再没有做出什么剧烈的挣
扎了。电击小球和寒冷的冰块,完全充实了柳无媛的身体。而在做完了这些以后,
观众们才拿起第二条锁链,开始将柳无媛的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地捆绑起来,这
样一来如果没有让双腿恢复自由,魔术师也就无法摆脱前后肉穴中那些猛烈的刺
激物。第四枚挂锁被锁在了柳无媛的膝盖位置,而当锁链将少女纤细的脚腕也牢
牢捆绑住的时候,第五枚挂锁也被锁了起来。
  然后观众们让柳无媛趴在了严寒的冰面上,提起了少女被捆绑起来的脚腕,
让柳无媛的双腿靠近了她同样已经被捆绑住的手腕。最后第六枚挂锁就将捆绑少
女手腕和脚腕的锁链连接在了一起。
  而这个时候的柳无媛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无论被怎么摆弄也只有最微弱的
颤抖和痉挛反应而已,甚至连呻吟声都几乎听不见了。不过在她的身上,还有最
后一个肉穴需要填满,那就是柳无媛那张性感的嘴巴。
  残留的两颗电击小球被硬塞到了柳无媛的嘴里,这些观众扶住了柳无媛的身
体,用手捏开她的嘴巴,然后用一根助手削出的细长冰棍把这些电击小球顶进了
少女的喉咙中。而这条冰棍本身,也好像是吞剑表演的道具一样,一边顶着电击
小球,一边顺着少女的口腔在引起她一阵阵仿佛要呕吐出来的痉挛之后,卡在了
喉咙间。而一个环状的口枷最后被套在了柳无媛的嘴巴上,让魔术师根本不可能
合起自己的嘴巴来屏住呼吸。
  当全部的道具都已经使用掉之后,这些观众也知道对于少女的拘束算是正式
完成了。
  在助手的引导下,这三位观众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灯光照射下的冰上舞台。
  但在被扔进已经被打开的冰穴之前,柳无媛的捆绑还要被增加最后一项困难。
两位助手扶住了手脚都已经被捆绑在一起的少女,让她勉强跪在冰面上。然后一
桶刚刚才从被切割开的冰穴中打起的冷水被提到了魔术师的面前。
  没有丝毫的同情,这桶冰水被泼在柳无媛被捆绑住的赤裸娇躯之上。
  冰水的刺激,甚至让少女瞬间回过神来,她那恍惚的紫色眼眸重新有了点神
采,但是原本已经僵直地身体在这时却好像被送上了电椅一样,开始不停地颤抖
痉挛,更是浮现出了让人觉得恐惧的青白颜色,那正是人类的体温在急剧散失时
才会出现的情形。柳无媛被捆绑的地方都已经发紫了,而嘴唇和乳头更是完全变
成了凄惨的乌紫色。而这些冰水在极低的环境中,不消片刻就已经在少女的身上
结起大片白霜。
  这时就算没有让柳无媛沉入冰湖,她似乎也很快就会因为寒冷而死了。要是
继续让她的身体接触到寒冷的冰面,那些在她身上渐渐凝固起来的冰水甚至会把
她的肌肤和冰面冻结在一起。所以在柳无媛的身体已经出现白霜,而那几个挂锁
显然都因为这些冷水而让锁眼被封闭起来以后,助手们拉扯着柳无媛已经变得僵
硬,甚至连颤抖都几乎做不到的身体,塞到了一个狭小的铁笼当中。在铁笼的顶
端固定了一个小型的水下摄影机,并且还附带了一支照明灯。
  一副普通的挂锁把铁笼锁起来以后,助手们就把笼子拖到了被切割开的冰洞
边。
  狭小的冰冻几乎只比这个铁笼略大一点而已,如果是携带了氧气系统、穿着
防寒潜水服的潜水员绝对没有办法从这么小的冰洞潜进湖水中。换言之,一旦柳
无媛被沉进湖水,那么即便潜水员想要对她进行帮助,也必须要等到花费数分钟
的时间,重新扩开更大的冰洞之后才能做到。而这个时候,少女估计早就已经淹
死了。
  助手们就扶住笼子,让笼子和被封闭其中被禁锢起来的少女渐渐没入冰湖之
中。
  在包裹住身体的冰水,以及身体内部电击小球无休止的刺激之下,身体都已
经冻得僵硬的柳无媛似乎恢复了一点意识,身体在狭小的铁笼中稍微摇晃了一下,
捆绑住她的锁链和笼子撞击出清脆的声响。而就在这时,现场树立的幕布上播放
出水下摄影机拍摄到的画面,那是少女已经泛起宛如死者一般铁青颜色的身体。
  就在助手们松开铁笼的瞬间,笼子的重量、笼子中少女的重量,还有缠绕在
少女身上按些锁链手铐的重量,瞬间就拉着笼子向冰冷的湖底坠去。在幕布上播
放的画面中,观众们能看到大片的气泡冒出来,柳无媛甚至还来不及最后深吸一
口气,她美丽的长发就已经和扩散开的气泡一起漂浮在了湖水中。
  而除了被笼中灯光照射到的部分之外,笼子之外的水下环境几乎是在刹那间
就已经被吞入了完全的黑暗。就在漆黑冰冷、无声无息的湖水中,柳无媛就像是
在接受处决一般的逃脱挑战开始了。
  在死亡的威胁下,在死亡的刺激中,刚才似乎已经失去意识的魔术师眼中重
新出现了神采。少女的手指在艰难地摸索着禁锢自己的锁具,在低温的水流中冻
结在锁眼中的冰霜当然不可能融化,但是却有可能被剥落下来。而除此之外,柳
无媛的身体还一次次撞击着铁笼,想要通过这样的挣扎让捆绑自己的锁链能够松
弛一些。她的身体在勉强挣扎着,可是极端的寒冷环境,让她的每个动作都比平
时更加缓慢迟钝。而来自身体三个肉穴中,那些电击小球的刺激,更是让柳无媛
的身体不时停止活动,陷入无法控制的痉挛抽搐。通过水下摄像机的拍摄,观众
甚至可以看到柳无媛娇嫩的肌肤被冰冷的锁链摩擦,都已经渗出了丝丝鲜血。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面,本应该集中一切精神和注意力进行逃脱的魔术师,
就已经有四五次因为身体承受到的痛苦和刺激达到极限,而完全僵直起来,似乎
是在冰湖深处也达到了濒死高潮。而每次高潮来临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气泡从柳
无媛的口鼻中逸出,让她残留的时间变得更加紧迫。
  这时由于受到少女挣扎和水流的影响,铁笼突然摇晃了几下,然后在湖底倾
倒。
  虽然只是微弱的冲击,但是因为低温的水下对于电子设备而言本来就是相当
恶劣的条件,结果照明灯闪烁几下就完全熄灭了。摄像机虽然还在继续工作,但
依靠摄像机本身散发出的些许光源,甚至连一点模糊朦胧的影像都无法捕捉到。
  观众只能看着那片黑暗的镜头,想象着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中,少女是如何绝
望地进行垂死挣扎。这个时候的柳无媛已经陷入彻底窒息的状态了,电流的刺激
甚至会让她呛到冰冷的湖水,而彻底漆黑的环境中即便是成功脱困,但想要找到
冰面上的洞穴也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即便是迅速崛起,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多
次奇迹般惊险刺激演出的柳无媛,她这一次也同样将会陷入绝境。
  三分钟、四分钟,时间继续流逝。
  观众们的目光已经从根本看不出任何景象的幕布,转向了已经开始出现大量
浮冰,很快就要重新冻结起来的冰洞上。对于水下逃脱表演而言,四分钟已经是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更遑论这一次的逃脱环境更加危险……甚至可以用绝望来
形容。
  柳无媛真的可以逃脱出来吗?
  就连这些观众自己都搞不清现在自己的想法,也许大家都希望看到美丽的少
女从死亡中逃脱,然后就和过去一样用肉欲释放的狂欢结束这次表演。但是在观
众的内心中,也许同样潜藏着希望少女逃脱失败的念头,希望柳无媛凄美的死在
冰冷的湖水中,变成一具同样冰冷的艳尸。
  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中,时间缓慢地经过了第五分钟。
  突然间,一条已经冻成青白色的手臂从冰洞中伸了出来,艰难地抓在了因为
湖水溅起而变得湿滑的冰面。几个助手连忙拉住了那条手臂,一起用力。身体已
经被冻得好像要透明一样的少女,就这样在即将死亡的前一刻浮出了水面。
  和表演之前的魔术师比较起来,此时的柳无媛是显得那么的柔弱。
  她身体被锁链手铐捆绑过的地方,都留下了醒目的伤痕,鲜血还在流淌着。
就在被拖出水面以后,甚至还来不及披上毛巾,柳无媛就已经趴在冰面上大声咳
嗽起来,之前塞到嘴里的冰棍已经断裂成了碎片,和少女逃脱时呛到的湖水一起,
混杂着一些鲜血从她的口中涌了出来,而因为口枷已经被扯掉的关系,就连那两
个电击小球也一并被柳无媛呕吐了出来。
  至于在柳无媛的两腿之间,那个沉重的金属扩张器已经被她扯掉了。但是几
乎被撕扯开一样的肉穴却完全没有闭合起来,残留着被扩张器留下的伤痕,依然
颤抖着露出了水淋淋地蜜穴内侧,那些被刮削过的黏膜上,鲜血还在流淌着,她
那两条大腿上滑落的血迹甚至会让人怀疑她的肉穴会不会就这样坏掉。
  这时就在观众们热烈庆祝少女表演成功的掌声中,助手连忙扶起了柳无媛,
并且给她的颈动脉注射了一针药剂,刺激心脏的跳动。在药物的刺激下,奄奄一
息的魔术师恢复了一点意识,虽然嘴角和鼻孔都还在流血,但是柳无媛依然对着
观众们露出了微笑。
  " 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 面对助手送上的话筒,声音还有些嘶哑的
少女虚弱地向观众们致意,并且还勉强抬起手臂挥了挥手,当然少女现在可不仅
仅是要对自己这些亲爱的观众们做最后的谢幕,相反依然虚弱的女孩就这样向着
观众们做出了让演出达到最后高潮的邀请。
  " 我……好像冷得要死掉一样……啊~ 所以……现在,就在这里,请大家用
你们的身体来安慰我~ 啊……用你们滚烫的精液来治愈我吧。" 凄美的女孩甚至
没有披上毛巾,连双腿的丝袜都已经被划出了一道道破裂的痕迹,如果没有助手
的搀扶她立刻就会摔倒在冰面上,但是柳无媛并没有接受治疗的意思,相反她的
脸上浮现出了期待的笑容,甚至连青白的脸色都多出了一点异样的红润。
  在生与死的界限,享受肉体无上的欢愉,这正是少女最期待最热衷的事情。
  所以就在这片冰湖之上,那些已经被少女柔弱凄美的身姿,以及淫荡挑逗的
话语完全刺激到神经的观众们瞬间爆发出了狂热的欢呼声。然后这些火热的人群,
立刻就扑向了少女冰冷的躯体。在观众的欢呼和少女的期待中,又一场仿佛没有
尽头,通宵达旦的狂热肉宴一如往常,让柳无媛的表演迎来了真正的高潮。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